当前位置: > 娱乐平台 > 布鲁克纳:第九号交响曲/第四乐章草稿与吹奏版本比较
 

布鲁克纳:第九号交响曲/第四乐章草稿与吹奏版本比较

【论文时间: 2017-02-24 12:04

晚年的安东?布鲁克纳(1824-1896)

布鲁克纳暮年倾全力写作第九号交响曲,惋惜身体日渐虚弱,虽完成了前面三个规模可观的乐章,但最后的第四乐章还是未能完成,他就离开人间了,只留下这个乐章的大批草稿,长久以来就存在各种传说,有人认为离完成还很遥远,也有人认为以其打稿的规模来看,已经很靠近完整了,有人认为既然未完成,就应该维持原状,不要擅自测度;也有人认为这个乐章没完成,让交响曲有了重大缺憾,所以必定要加以完成。

就拿舒伯特的「未实现交响曲」来说,只有前两个乐章,第三乐章则是写了一些,第四乐章则完整没找到草稿,但多半的人都认为两个乐章就已经很完全了,布鲁克纳第九号也是雷同的情况,始终都是以三个乐章的情势上演,尤其第三乐章慢板的最后,那如进入天堂般安眠的结尾,还有什么比这更适合当作曲家最后的遗作呢?

但不要忘了,第三乐章的最后,他只是结束了挣扎,坦然的接收死亡,但并没有颂赞他的天主,这首交响曲他是献给天主的,最后乐章理当充当这个任务~支配壮丽辉煌的圣咏曲,颂赞那全能的神,并为自己进入天堂典备乐声。

没有宗教信奉的听众或许对这样的观点觉得奇怪,但对虔信宗教的布鲁克纳来说,一点都不奇怪,所以不论后世的人觉得人死了就该一了百了,或是一定要上天堂去面见神,但至少对他自己来说,第四乐章都有其不可忽视的存在价值,不然他也不会花那么大的心力去写作了,现存的草稿规模在三百页以上,甚至到1896年10月11日去世的当天,都还在做最后的努力。

那这个像谜一样的乐章,毕竟完成了多少呢?本来,这是少数学者的专门领域,还必须拥有阅览这些百年以上亲笔乐谱的权利,这些可都是?地利的国宝,何况年代日渐久远纸质懦弱,更不是能随便碰的,还好近日来已可这些草稿已做成照相版供人阅览,也一偿我多年来的心愿,终于见到这些布鲁克纳在音乐上的「遗书」,到底是长什么样子了...

在布鲁克纳逝世后,拿走最多第四乐章遗稿的是他最亲密的弟子,后来担任维也纳歌剧院指挥的法兰??沙尔克(Franz Schalk),直到1931年他逝世时,这些遗稿才辗转到了?地利国家图书馆,其他弟子与友人也拿走了一部分,虽然幸运的是绝大多数现在都收藏于?地利境内的图书馆中(甚至还有在波兰的),但相信有些可能是散落很难找回来了...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可惜的事。

这些遗稿中最完整的,莫过于在?地利国家图书馆编号60856087的两个稿本,规模都在一百页以上,其余如6086页数虽少,但却是一幅乐章的简图。若将几张纸折成一半,再装订成册,则一张纸可分为四页,布鲁克纳将这四页当成一个单位,乐章草稿的第一个单位的第一页,他就会写上1.  第二个单位,他就会写上2.  ,以此类推。

但很可惜的是,目前没有找到标题是1. 的草稿编号,被撕走当个人财产的可能性比较大,也连累此乐章并无开头,6087是由2. 所开始的,看得出这已经是个管弦乐编曲相当完整的乐段了

但无论如何,也得找一个开头,还好6085是有1. 的,可惜却只有单旋律,不过这也是个很好的暗示了,后来在编着布鲁克纳选集的学者Alfred Orel的遗物中,才找到了目前藏书编号为13150的一个纸页,上方并写着:「第九号交响曲,终乐章」,总算是对这单旋律有比较完整的管弦乐配器,于是这就被当成1.了,也是整个乐章的开始,以下是拉图爵士,指挥柏林爱乐演奏的影片:

 
至于编号3791的纸页上方也是有「终乐章」的注明,但因为后来没尾,也无法接上重要草稿的6087,相反的13150的最后却可以接上主要草稿6087的开头,也就是60872. 这里判断连接除了音乐连接流不流畅外 ,布鲁克纳为每个小节所写的小节编号(在每个小节的最下面)也能派上用场,例如13150的最后为(2),刚好可以接上主要草稿6087的开头(3),所以得到采用。3791与现行的13150间最大差异:就是3791前面没鼓声,而第一主题的出现是比较庄重的。

但混乱的状况还没结束,60872.底本很顺利的接到60873. 但后来60873. 又重写了,导致连接出现问题,只好再找其他的草稿,还好有个在维也纳艺术大学图书馆编号36555的一个纸页(影片0:36),右上角明确写着2.

而这个纸页的最后,无论在小节编号,或是音乐流畅度方面都可完善接上6087重写的3.但一下又出问题了~6087重写的3.小节编号是(8),但4.却从(3)开始,所以又找到?天时国破图书馆编号19645的一个纸页,这是1956年才拿到的资料,19645的第一主题呈示部分乐节编号,刚好与60873.的结尾相合,加上配器完整,所以被拿来当4.的开头,这里借用了该草稿的最后两小节(影片1:33)
 

可是这两小节的小节编号最后是(10),仍旧无法连接60874. (因为是从(3)开始),所以又从先前已为不要的草稿去找,找到原来6087的2.最后两小节小节编号是(1)(2),那不是可刚好接到60874.

这算是这次草稿最支离粉碎的地方之一,但也由此看出,布鲁克纳为了写这个乐章呈示部的第一主题,打了多少次稿,花了多少心力,若非看到这些草稿,还真的没办法去感触啊。

那苦难到此结束了吗?恐怕还没有。第二主题(影片2:19),布鲁克纳同样是艰苦万分,草稿不知改了多少次,甚至中断部分,还要找其他的草稿如608560863791补足,如第二主题的接续部分(影片2:41),就从6086去找,这个部分感觉写得相当潦草:

第二主题群的下一部分,则必须由之前不要的草稿3791来补足(影片2:58),这样的方式多少是有移花接木的感觉,但没办法,草稿中断的地方实在太多了...

还好到了连接第三主题「生之别离」圣咏的部分(影片5:09),就写得相当流畅,也没有中断的部分,连管弦乐配器都满完整,个人建议若不想听整个乐章的话,能够听听这个第三主题,这绝对是整个草稿最可托也最完整的处所。


到了发展部由第一主题构成壮大的赋格曲
,虽然也有中断(影片9:48),但不再像呈示部那样严重,发展部的结尾出现的,由铜管演奏的辉煌新主题(影片12:32),相信应该暗示着最后对神的颂赞,这首交响曲他是题献给「亲爱的天主」:

再现部算是从第二主题开始的(影片13:12),契合他晚年的作风,但很快就出问题了,编号25.的纸页整个不见,只好先假设是呈示部的重复了(还好调性一样)。但可能是苦于无法连接,竟然没连到6087的26.其实真的满可惜,这里第一主题大规模的齐奏再现,而且管弦乐谱完整:

不像现在的完成版,反而为了连接性,都找编号3194和28238等只是草稿的东西补足,反而把这个应该辉煌的再现部弄得鬼影幢幢,这是我十分不赞成的地方,纵然6087的26.开头第三主题圣咏的再现不再威风??(影片14:56),而是充满神?,但这应该是要造成跟刚刚的辉煌成对比的吧?

随后编号30.的纸页出现的是真正的第三主题「生之别离」再现(影片16:57),配合「感恩颂歌」的音型,象征他已离开人世,到天国去了,我认为是整个草稿最感动人的地方:
 

然后再将铜管演奏的辉煌新主题再现(影片18:25),6087整个草稿就在此嘎然而止,没有理由,也没有起因...这里毫无疑问已是再现部的末尾了,接下来就是整个交响曲的尾声了,而且就布鲁克纳喜欢结束交响曲的方式来看,常让第一乐章第一主题复归,造成隆重的「回家效果」,而那铜管演奏的辉煌新主题与第一乐章第一主题明明有些类似,为什么在此停笔了呢?

大指挥家,也是布鲁克纳专家汪德(Günter Wand),曾说布鲁克纳并没完成这个乐章的自负,尤其尾声该有什么样的后果,他可能还未想出来,但据布鲁克纳的医生理查?黑勒(Richard Heller)回忆,布鲁克纳曾弹最后乐章给他听好几次,其中也有最后的部分(假如这位医生有记谱的才能,那该多好),布鲁克纳还说必须以第二乐章的「哈雷路亚赞歌」结束,但第二乐章是个阴风惨惨的诙谐曲,并没什么「哈雷路亚」,但以当时慢板乐章还是排在第二乐章来看,「哈雷路亚」指的很可能是慢板乐章开始的琶音局部,这也同样是第一中举二乐章的主要组成因素,合乎本交响曲题献给神的基础精力,拉图这版本就是以此琶音主题结束(影片21:52)。

然后在3194这很可能是最晚期的草稿,找到一个将第一主题倒影的段落,又布鲁克纳是很喜欢以这种方式结束交响曲,所以被用作尾声的开头,这的确是一个很美丽却又充满寂寞感的段落(影片19:20):

然后我们可以推测四个乐章的四个第一主题将同时结合(影片20:24),这的确是可能的,因为第一乐章的第一主题是向下的,第四乐章的第一主题也是如斯。惊人的是,在6085后面又找到两个草稿,有编号36.的纸页(影片21:04)

甚至还有编号38.的,日期明记是5月19日:

由于6087最后只到31.左右,6085这些草稿很明显是曲子的尾声部分,加上日期在1896年5月,这已算是他最后的日子了,所以可公道推断布鲁克纳是有尾声部分的蓝图,但无力将其写下,因为身体与精神都过分虚弱所致,这编号38.的只有四个音符,说明了所有。


我曾对这四个音符思考很久,如果他能再多几个月的寿命,这四个音符将发展成怎样辉煌的结尾呢?由这音型及节奏来看,是本乐章的第一主题没错,至于要和其他主题结合还是自行结束,只能问在天国的布鲁克纳了。

倒在床上的布鲁克纳(1896),从函件及其他资料判断,当时最挂心的莫过于第九号交响曲不能完成。

这个乐章历来有几位学者做成演出版本,当然彼此之间都有满多差异,但也吸引了好几个乐团演出,到底在布鲁克纳重病垂危时之际,仍努力构思的音响是怎样的呢?
在此收拾一下我听过觉得有意思的版本:

Kurt Eichhorn指挥林?布鲁克纳管弦乐团(1995):所依据的是四个学者版(由四位学者Samale / Phillips / Cohrs / Mazzuca所独特做成,简称SPCM版,1992),草稿的中断部分尽可能连结,使之完整,并引经据典来加以补足,所用的架构就是照我上面所说的,演奏长达半小时,详情可见我之前的文章:布鲁克纳:未完成的第九号交响曲终乐章

拉图与柏林爱乐版(2012):刚刚我们已经大略听过了,这份极其重要的录音,同样是根据四个学者版,但特点是将之前草稿中断部分的连结删除了不少,使之更凝练,也更濒临布鲁克纳原谱,又有柏林爱乐浩瀚的阵容吹奏,算是目前最惹人入胜的版本,拉图爵士指挥这一作品,也象征着这乐章补笔完成版受到世界第一流指挥家的关注,四位尽力不懈的学者想必非常快慰,我也有珍藏此一乐谱喔。

哈农库特(Nikolaus Harnoncourt)指挥维也纳爱乐(2003):只演奏布鲁克纳所写的草稿部分,但也是有用学者的连接结果,但找不到的地方就让其中断,也很少增添管弦乐编配,是这个乐章最严谨的演出,也是个人建议一定要听的,只是开始及中间他有讲解,不完全是音乐部分,所根据的谱很明显的就是由MWV(音乐学术出版)所出版的第九号最后乐章校订报告与总谱,我手上刚好有这本重要资料,有须要的朋友可以和我借。

Gerd Schaller指挥Philharmonie Festiva(2011):所依据的是有名布鲁克纳学者卡拉根(William Carragan)所做成的版本,基本架构虽也是参照MWV所出版的第九号最后乐章校订报告与总谱,但管弦乐加料不少,和声亦比较丰满,对比布鲁克纳已完成的作品,而且尝试自行去补足草稿中不足及中断之处,呈示部第二主题尤其明显(以上影片2:41)。刚开始有出现神秘的长笛部分,让人想到第三乐章(0:28),在再现部第三主题出现后,又听到神秘的长笛声(15:21),让乐曲的第一主题壮大再现,从而导引出尾声(15:27),第一乐章第一主题回归(18:00)这方法我以为是所有版本中最出色的,尾声刚开始让人想起第三号交响曲的尾声(20:13),但其实是以「生之别离」(20:31)为主干,整首交响曲开头的小三度化为大三度(21:38),在此升华为辉煌的圣咏结束。

Nicolas Couton指挥 the MAV Symphony Orchestra(2008) :所依据的是学者Sébastien Letocart做成的版本,根本架构虽也是参照MWV所出版的第九号最后乐章校订报告与总谱,并尽可能尊敬中断的部门,不随意增加,刚开始也有神?的长笛声(0:29),但到了MWV所出版的总谱结束后,转为火力全开(20:00),Letocart开始自行作曲,先是让「生之别离」的主题再现(20:23),但奇异怎么第五号交响曲的最后乐章也跑出来了(20:37)?然后是本乐章第一主题复归(21:49),引出了第一乐章的尾声(22:27),法国号开始奏出的主题(22:30),是Sébastien Letocart认为「哈雷路亚」的旋律,是第二乐章诙谐曲中段的那四个音,最后以交响曲四个乐章第一主题的结合结束(24:04),基本上是踏袭第八号交响曲的模式,以此来推测第九号也不能说是错误。

Peter Jan Marthe指挥European Philharmonic Orchestra(2006):Peter Jan Marthe是?地利的指挥家与作曲家,曾跟随布鲁克纳的伟大?释者柴里毕达克学习,还修习过印度音乐,这是他指挥演奏自己所作的版本,与其别人的不同,他拒绝以严格依循手稿的方式来复原这个乐章,而是自己作曲,或用别的布鲁克纳交响曲片断来补足未完成的部分,基本上不妨当作他是根据布鲁克纳的草稿来即兴作曲的,例如刚开始的定音鼓大家都是弱奏,他却强奏(见以上影片开始),就很引入注视了啦,其他有意思的地方如援用了第七号交响曲的最后乐章(5:49),再现部开始用了大规模的铜管独奏(17:39),我以为布鲁克纳若完成此乐章,应该也会用这种方式,尾声是从第一乐章的开头静静开始的(25:07),但居然连接到了第七号的慢板乐章(26:04),以及第四号交交响曲的尾声(27:36),第八号交响曲尾声的小号声也出现了(29:04),然后第一乐章的第一主题在此盛大归来(29:15),灿烂无比的结束,这是所有版本中听来最有乐趣的,也是我最喜欢的。


信任以后还会有更多有趣的版本出来,看来布鲁克纳未能完成这个乐章仿佛供给许多学者研讨的资料,也让许多作曲家能为本人和布鲁克纳作曲,更让后世听众有无穷的好奇,布鲁克纳新的音乐性命也藉此永续,也不失为是上天的神妙部署吧。


文/手稿注解:夏尔克
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